三昧

过错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他,有的时候一个人就是会不分场合,不分地点地思念一个人,一个你曾经拥有,却又失去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 古人诚不欺我,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我现在每每想到当初他说的那句"爱而不得",我就觉得亏欠他良多,越觉得亏欠,越觉得愧疚,越觉得愧疚就越想要补偿,越想要补偿就越发想起他的好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诚然,是个好人。
         是个不嫌弃我这等烂于污泥之底的人,是个甘愿陪我笑闹的人,是个会默默把我细藏于心的人。可能是分别的模糊作用,可能是未细究的诗情画意,我现在时常想起的他,未必是真的他,或者说,我可以百分之一百地肯定,不会是完完全全的他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不会没有毛病,但是我却只记得他的好。我不清楚是我的愧疚作祟,亦或是他将自己完全伪装,未在我的记忆里留下除了分别之外的任何伤痕。我没删他的电话,是舍不得。每每翻开电话簿,这行字就像是创伤处腐烂的肉块和化脓的血泡一样,令我心悸而又疼痛。
        我害怕与他彻底陌路,却忽略了他的生活已经没有我这个事实。我们相识,相伴,却不相爱,亦或是我的爱来的太迟,我的拒绝来的太果断。我是害怕的,我怕他浓烈到我无法接受的感情,我是退缩的,我用现实当做盾牌与利剑,我刺伤他,他舍弃我,最后放不开的,竟是我。
        我说过无数遍再见,只有那遍,是假的。我在等他回头,等他挽留。他却义无反顾,独自回头。
        我见过那么多次江湖不见,只有这次,我们真的,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 余生安康,不悔相识。

刚刚做了下SDS,57分,好像不是个糟糕的分数。我觉得我没有抑郁,但是又控制不住地悲伤,难过,辱骂自己,29天,我是不是个废人?人前微笑人后哭闹(其实还是希望有人能看到我,在意我,不然也不会发这种东西,不过估计没人看到吧hh)只有从抛开身份和关系的陌生人身上才能感受到温暖。我在说什么。。。好吧,早安世界。必须,必须学习。无论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很多时候都觉得,人生就像梦一样,今天吃多了亦或是明天吃少了,都不是打紧的事。更有甚者,今天考的好明天考的差也是一样的,人生没有盼头,自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闯,四处都是捕蝇网。
         说要努力也没个由头,连自己为什么而活都不知道,谈什么今天明天呢?不过人大多是这样的,蝇营狗苟地过一生,说不上来哪里好哪里不好,但总归差了点滋味,就像看过别人的波澜壮阔,就过不下去自己的小楫轻舟了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你也不能轻言放弃,高考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你面前,大家都在爬山,不管是想爬的,不想爬的,都卯足了劲往上攀,只有你呆愣愣地站在下面,时不时随人流蹭蹭这山。有的时候也使劲,但实在杯水车薪——是这山太滑,不是我没力。
        自嘲聊以自慰。实在是很没用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心里沟壑难平,每每看到别人出风头的时候恨不能以身相替,真要自己上场,又临阵退缩,龟缩起来,活像只欺软怕硬的万年王八。
        说到底就是个穷酸秀才,屁大点的事,死揪着不放,硬是把那一腔过剩的少年心绪说成家国大事。本来也没什么事,不过是没事找事。
        但你也不是没事,你不仅有事而且有很多事,这一厢感概来的不是时候,却有理有据地霸占你不算宽裕的心头。哪来的闲心思。
        书都背出来了么,作业都会写了么,马上要高考的人了,还天天无所事事。
        真的想做,废寝忘食也不为过。说到底,你还是放任自流了。不是天才,就别操天才的心,踏踏实实,做个认清自己的庸才,好好努力,讲不定到头来,会觉得自己也还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