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昧

过错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他,有的时候一个人就是会不分场合,不分地点地思念一个人,一个你曾经拥有,却又失去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 古人诚不欺我,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我现在每每想到当初他说的那句"爱而不得",我就觉得亏欠他良多,越觉得亏欠,越觉得愧疚,越觉得愧疚就越想要补偿,越想要补偿就越发想起他的好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诚然,是个好人。
         是个不嫌弃我这等烂于污泥之底的人,是个甘愿陪我笑闹的人,是个会默默把我细藏于心的人。可能是分别的模糊作用,可能是未细究的诗情画意,我现在时常想起的他,未必是真的他,或者说,我可以百分之一百地肯定,不会是完完全全的他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不会没有毛病,但是我却只记得他的好。我不清楚是我的愧疚作祟,亦或是他将自己完全伪装,未在我的记忆里留下除了分别之外的任何伤痕。我没删他的电话,是舍不得。每每翻开电话簿,这行字就像是创伤处腐烂的肉块和化脓的血泡一样,令我心悸而又疼痛。
        我害怕与他彻底陌路,却忽略了他的生活已经没有我这个事实。我们相识,相伴,却不相爱,亦或是我的爱来的太迟,我的拒绝来的太果断。我是害怕的,我怕他浓烈到我无法接受的感情,我是退缩的,我用现实当做盾牌与利剑,我刺伤他,他舍弃我,最后放不开的,竟是我。
        我说过无数遍再见,只有那遍,是假的。我在等他回头,等他挽留。他却义无反顾,独自回头。
        我见过那么多次江湖不见,只有这次,我们真的,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 余生安康,不悔相识。

评论